【爱客酒会/爱客海底捞】回村的诱惑(慎入,何以琛、建国相关合集)

从中午开始念叨着想找这篇,终于找到了~哈哈太好玩了ヾ(>ω

穆逝随缘aike:

那个……大家慎入,这是玩儿梗的合集。把群里聊天的时候我随便写的一个记录摘下来的……


 - - ……我只知道解释已经没用了,就这样吧……


===========


何以琛爱过一个人,那是在一个丰收的季节,在一片苞米地上,何以琛终于鼓起勇气向他爱的那个人朱葛建国说出了那句话:我们可以做♂朋友吗,就是那一瞬间,朱葛建国感觉到了整个世界的背叛:我想和你上床你却只拿我当朋友。


 


心灰意冷的何以琛回孤独的回到城市,偌大的公司,没有那片苞米地,没有他爱的朱葛建国,一切都是那样冰冷。就在这时,他遇到了他生命里低N次的第二春,那个看上去特别可爱虽然行动上有点太2的小男生——不知道到叫什么名字的白,因为年龄太小我们就叫他小白好了。


看着小白犯2的日子他很开心,他感觉到了和朱葛建国在一起时从未感受过浪漫,他的小白虽然不能陪他哭陪他笑陪他去地里撒农药,但是他的小白能在不是他生日的时候给他定蛋糕,把隔壁家老王的孩子认成他的,也能和他的车子比速度玩儿捉迷藏。


何以琛保证他已经快忘了朱葛建国了,如果不是那场车祸,他觉得他的人生再不回和朱葛建国扯上关系。


朱葛建国:“老子有的是苞米,付得起他医药费。你才离开我多久,你就和这个贱人在一起了。”


何以琛:“你撞人可以啊,可是我们没有在一起过啊……”


五岁白:“以琛哥哥,这位叔叔是谁。”


朱葛建国在那一瞬间天昏地暗,然而打击接踵而来。


 


 “哥哥,我们不要理那个叔叔了好吗。对了,小白和哥哥做昨天晚上那种事。”


朱葛建国觉得何以琛你不是人!这么小的孩子你都不放过!不愧是我看上的人!


“你难道就要照顾他一辈子吗。”朱葛建国问出了那句话。


何以琛沉默了:“我觉得……”


“他现在就是个累赘,你想想你的未来,想想我们的苞米……回到我身边吧,虽然我还是不能和你做朋友,但是你可以不用再带个这么大的儿子啊,你看我还用十斤玉米换了个电饭锅。你这样是不是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,他离开你也能很好的生活。”


何以琛看着朱葛建国:“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啊!反正人也不是我撞的,小白,以后你要好好的生活。”


何以琛回到了朱葛建国的身边。


 


 


何以琛和朱葛建国整天纸醉金迷,那个晚上,在一片唢呐声中,何以琛和朱葛建国都喝醉了,模模糊糊的朱葛建国那晚上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,虽然很模糊,但是何以琛还是听得很清楚——狄仁……狄仁苞米。


何以琛和朱葛建国吵架了,撕逼总是难免的,他们什么话都说的出口。


 “何以琛你个恋童癖。”


 “恋童癖也比你这个抄袭狗好!那歌是你自己写吗!”


 “你竟然怀疑我的创作?你个自摸狗!”


 “我自摸你一旁看着不是很爽!你那叫啥!”


……


他们互相揭短,后来扯在一起,抱成一团,从地板滚到床上,何以琛用蛮力把朱葛建国压在身下:“建国……我们不吵了好不好……”


朱葛建国点点头:“狄仁苞米就是个偷苞米的,你信我。隔壁村的爱宝强都比他好看一万倍,十万倍,他根本比不上你的亿分之一。”


 “难道你爱的只是我的脸吗。”


 “这难道还不够吗?这个优点如此熠熠闪光掩盖了你有钱、浮夸、脑回路和我一样出类拔萃等等等等一系列其他……”


何以琛觉得也是啊,于是气氛如此美好,何以琛又和朱葛建国说出了那句话:“我们,做朋友……”


后来他就被一脚踹进了苞米地。


 


     


何以琛又孤零零的回到他的城市,他又是一个人了……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他作对,他打了五岁白的电话,电话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:对不起,您拨打的……


何以琛跪倒在地,这个男人是谁,我才离开了多久,你就爱上了别的男人!现在还来刺激我诬蔑我欠费停机!


何以琛想把自己灌醉,想让自己流泪,然而爱的收不回……他躺在床上……突然,想到了他七年前的男友周崇光。那个说谁都不能阻止他们在一起,除非他死了的男孩……虽然后来啊,周崇光用死让何以琛明白了FLAG不能乱立这个观点。


何以琛觉得好想他,好想他……好想好想,好想好想……何以琛灵光一闪,网友这么多,不如面个基吧。


于是,他约出了最近刚认识的模特陆烧。


 


周崇光回来了。他知道他的脸已经完全毁了,虽然他现在依旧俊美,但是何以琛是万万认不出他了,如果他们还可以再见面,他愿意在佛前苦苦求几千年。不!周崇光觉得现在是21世纪,我命由我不由天!于是他杀回去了。


他见到了何以琛,何以琛还是那么帅气以及少年老成,啊,不对何以琛现在已经30了,虽然20岁的何以琛就长得像30岁,但是好在30岁的何以琛还是长着一张三十的脸啊,周崇光觉得岁月对他真好。就在周崇光为岁月静好而哭泣的时候,上天终于开眼有情人终成眷……了吗。


 “建国!你是建国对不对!”


周崇光慌张了,见过……什么见过?何以琛说他见过他?不可能啊,不可能的,他摸着自己的脸才知道发生了什么,周崇光赶紧往门外跑。这时候一辆三轮机车撞来……周崇光倒在一片血泊之中,


追出来的何以琛一把抱住下车的朱葛建国:“建国,我就知道是你……我知道是你的……”


 


宫洺把碎在地上的周崇光捡起来回去拼好:哪有什么有情人终成眷,有情人只能终成兄弟……


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事情,何以琛和朱葛建国在驻马店头深情互望。


朱葛建国他认输了,他就是爱着这个男人,他忘不了这个男人的脸,不管他如何假装潇洒,他都忘不了他的脸,他的脸,他的脸……哦,还有他自摸时候淡淡的XX味……(这时候就不要用歌词了好吗)


建国:“你要实在想和我做朋友,我答应你。”


何以琛把朱葛建国带回家,把朱葛建国压倒床上,疯狂地撕扯朱葛建国的衣服,朱葛建国却把何以琛一脚踹下车:“你说好了只当朋友!何以琛你是不是存心玩弄我!”


 


后来……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见过……偶尔何以琛想到那片苞米地的时候,还会想到和朱葛建国在一起那些美好的岁月。然而他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问题……


哦,他好像好多年,没给他藏娇的世界各地的房产交电费了……没事,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……吧……吧……



2017-03-14 热度-47 爱客
转载自: 穆逝随缘aike

评论

热度(47)

  1. 穆逝随缘aik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从中午开始念叨着想找这篇,终于找到了~哈哈太好玩了ヾ(ω
  2. 小水厂白穆逝随缘aike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可以说是很还原以及很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© Powered by LOFTER